首页 > 国际 > 正文

叙老总统, 30年前已被中情局盯上

时间:2018-08-10 16:22:52        来源:

 

叙利亚已故总统哈菲兹·阿萨德(下文称老阿萨德)曾因神秘的行事风格,被传记作家塞勒称为大马士革的“斯芬克斯”(指复杂、神秘、难于理解的人或事)。然而在美国情报局眼中,他一手创建的叙利亚现政权,“注定陷入动荡”。

此前,中情局解密了一份1986年的秘密报告,对老阿萨德的执政状况进行了详细分析,研判了“后阿萨德时代”可能面临的继承权之争、反对派政变、内战等种种状况,显示美国似乎早在里根时代就做好了应对叙利亚乱局的详细方案

外柔内刚,能干而有心计

在中情局秘密报告中,老阿萨德是个操控权力的大师,为了杜绝政变对自己的威胁,他建立了一个由若干顾问的顶层小圈子,这些人彼此牵制,每个人都手握重权,但任何一个人想独自登上权力顶峰都绝非易事。他也通过多个彼此独立的情报机构,对下属进行监视

能干而有心计,这是老阿萨德一生给人留下的印象。他1930年出生于叙利亚北部拉塔基亚省卡达哈镇的一个阿拉维派穆斯林家庭,少年时代就显示了与众不同的个性:他将自己的姓氏由“瓦赫什”(阿拉伯语意为“野兽”)改为“阿萨德”(阿拉伯语意为“雄狮”),后来人们说,这显示了他从小立志成为“中东雄狮”,领导当时还是法国殖民地的叙利亚走向独立。

老阿萨德身材高挑,平时寡言少语,看起来不像铁血军人,倒像一位“谦逊的中学教师”。他喜爱读书、游泳、打乒乓球和欣赏西方古典音乐。然而,外表文弱的他,放弃当医生的理想而考入有“叙利亚西点军校”之称的霍姆斯军事学院,随后转入阿勒颇空军学院学习飞行。他是班里的第一名,曾经赢得了特技飞行奖杯。第二次中东战争爆发后,老阿萨德驾驶战机击落了侵入叙利亚领空的一架英国军机,一举成名。后来,他去埃及学习驾驶米格战机,同学之一就是后来成为埃及总统的穆拉克

在权力的战场上,老阿萨德也不含糊。1963年,他参加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复兴党)发动的“三八革命”,夺取叙利亚政权。1966年,他在又一次政变中发挥重要作用,当上了国防部长。1970年,通过名为“纠正运动”的政变,他任复兴党总书记总理,翌年作为唯一候选人当选总统。

与许多阿拉伯国家的强人一样,老阿萨德行事谨慎。当上总统后,他很少出门,即使境内旅行的次数也有限。他生活简朴,每天工作18小时,喜欢“马拉松式的长会”。时任美国国务辛格在1973年访问叙利亚时,与老阿萨德首次会面谈了6个半小时,等在外面的西方媒体记者一度怀疑基辛格“被绑架了”。美国前总统卡特在他的《亚伯拉罕血统》一书中称,老阿萨德有一种特殊的幽默感,甚至在谈到宿敌以色列时,也喜欢开玩笑。他还喜欢给来访的外国领导人“上课”,讲中东地区人民遭受列强欺压的历史。在接待室里,他挂了一张巨幅壁画,描绘的是1187年阿拉伯民族英雄萨拉丁率军击败十字军场景,以此表达自己保持国家独立的意志。

铲除有野心的兄弟和老臣,扶持儿子

或许由于自己是通过政变上台的,老阿萨德对权力交接格外敏感。

作为老阿萨德的弟弟和得力助手,里法特·阿萨德一度被公认为是最佳继承人选。1983年,老阿萨德心脏出现了问题。他设立了一个6人委员会来管理国家事务,里法特被排除在外。里法特心怀不满,想到了靠武力夺权。当时,他身为叙首都大马士革卫戍区司令,掌控超过5.5万配备有坦克直升机战斗机等重武器军队。里法特让人在公共场所挂上自己的照片,分别效忠于兄弟两人的势力出现了紧张对立,内战很可能一触即发。到1984年,老阿萨德身体逐渐康复,重新全面控制军队。在母亲的说服下,老阿萨德并没有置里法特于死地,只是解除了他的兵权,任命他为副总统。

中情局当时分析称,叙利亚的最大隐患就是权力继承问题不明朗。老阿萨德健康不佳,却没有明确安排好继承人。里法特遭到贬斥,老阿萨德没有安排他接班,但他依旧是个关键角色,有可能继承总统之位。不过,他贪腐、暴虐的名声在外,即便当上总统时间也不会长,很可能为了巩固自身统治而对反对派进行镇压,这会使他遭到抗议和驱逐。但老阿萨德又没有把他完全逐出权力核心圈,说明仍然将他作为统治体系里不可或缺的一环。

这个说法与后来的事实有些出入。追随里法特的人全部遭到清除,里法特本人也流亡海外。1998年2月,老阿萨德解除里法特的副总统一职,并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中,将朝中有野心的老臣逐一铲除,为儿子巴沙尔接班铺平道路。

2000年6月10日,老阿萨德逝世的当天,叙利亚议会召开特别修宪会议,修改了宪法第八十三条,将原定总统候选人的最低年龄由40岁改为34岁,从法律上为34岁的巴沙尔出任总统扫除了障碍。6月11日,复兴党一致决定推选巴沙尔为唯一总统候选人。巴沙尔子承父业,延续了阿萨德家族在叙利亚的统治。

难解宗教矛盾,和美国关系也好过

中情局的报告也预测,由于卷入黎巴嫩事务以及和以色列的冲突加剧,老阿萨德的统治面临挑战。被他赶出叙利亚的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残余力量,将会成为叙反对派的关键领导力量。在领导权更替之际,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和根深蒂固的宗教矛盾,将让叙利亚变成极端主义滋生的温床。

阿萨德家族的统治依靠的是什叶派穆斯林中的阿拉维派,人数不多,但掌握了军队,叙利亚人口部分则是逊尼派,教派之间存在矛盾。此外,执政的复兴党比较世俗化,追求的是维护民族利益和阿拉伯世界的团结,这与以逊尼派为主的穆兄会追求政教合一、实行伊斯兰教法的目标又有冲突。老阿萨德在团结逊尼派穆斯林的同时,对穆兄会予以压制。穆兄会则从1976年起不断制造暴力袭击事件。1979年,穆兄会在阿勒颇的阿萨德军事学院餐厅杀死了50名阿拉维派学员。1980年,极端分子又两次以手榴弹袭击老阿萨德,试图暗杀他。1982年,穆兄会武装人员哈马省省会哈马发动叛乱,杀死了包括省长在内的250名复兴党干部。老阿萨德下令实施报复,暴动者控制的清真寺和其他建筑物重炮夷为平地,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史称“哈马事件”。

在老阿萨德的打压下,穆兄会和逊尼派抗议活动减少了很多。但是,深层次的紧张关系依旧存在,双方一些小摩擦都可能引发严重的暴力冲突。老阿萨德的经济政策向阿拉维派聚集的农村倾斜,使逊尼派聚居的城市工商业者的利益受损。同时,老阿萨德坚决与以色列对抗政府的国防开支巨大,也影响民生

在对美关系上,老阿萨德虽然一直倾向于苏联,并把美国称为叙利亚的敌人,但从未关闭同美国保持双边关系的大门。1974年,叙美两国复交。1986年,由于英国指责叙利亚参与恐怖活动并与其断交,美国也随即与叙断交。在中情局当年的这份报告中,已经做出结论,与老阿萨德政权和好不符合美国利益。报告称,老阿萨德和苏联的关系深厚,如果逊尼派推翻了他,斯科的利益就会严重受损,对美国是好事。此外,逊尼派商人会比阿拉维派军人政要更希望与西方建立经济联系,美国利益将因此得到更好的维护。因此,在叙利亚出现内部冲突时,美国要支持逊尼派。

此后的叙美关系仍有起伏。1987年,两国关系恢复正常。伊拉克1990年入侵科威特后,时任美国国务卿贝克与老阿萨德在大马士革会谈,由于老阿萨德与伊拉克的宿敌伊朗同属什叶派,加上他和萨达姆·侯赛因作为复兴党体系内的两大巨头素来不合,审时度势后,他决定加入美国领导的反伊拉克联盟。1991年的海湾战争期间,叙美两国成了伙伴,两国总统曾单独会谈。但这种暂时的和好,终究无法持久。

如今的叙利亚,陷入内战泥潭,极端势力猖獗,难民问题持续发酵。而美国在叙利亚危机爆发后,明确地站到了推倒巴沙尔政权的立场上。尽管老阿萨德有很强的个人魅力和政治手腕,在权力分配和继承问题上处理妥当,但他难以解决宗教矛盾,令政权在下一代陷入了困局。

郭笑迎

    阅读下一篇

    飞机延误每人补偿200元, 获赔乘

    坐飞机我们都知道很多时候会因为天气的原因而晚点或者是滞留机场,虽然说坐飞机能节省时间,但是这相应的风险也是要承担的。对于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