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叙利亚首席科学家遭毒手, 全球最恐怖情报组织都用这些手法暗杀

时间:2018-08-10 16:24:42        来源:


叙利亚战争激烈持续,战场之外也发生了令人震惊的暗杀事件。就在本月初,叙利亚政府重要科学研究机构——叙利亚科学研究心首席科学家阿齐兹·阿斯贝尔,在该研究中心所在地叙利亚哈马市附近的迈斯亚夫突遭汽车炸弹袭击,当场死亡

叙利亚科学研究中心一直是围绕叙利亚战局展开的谍报战焦点。这个中心究竟在研究什么,首席科学家阿齐兹·阿斯贝尔从事的究竟是什么工作,一直是各国情报机构关注的重心。情报显示,美国一直认为,叙利亚科学研究中心是为叙利亚政府军进行沙林毒气研究,阿齐兹·阿斯贝尔就是沙林毒气研究的负责人。叙利亚叛军武装的情报则是显示,叙利亚科学研究中心是与伊朗合作进行短程地对地导弹研发,有不少伊朗科学家在该研究中心工作,阿齐兹·阿斯贝尔是短程地对地导弹项目的负责人。

 

暂且不论研究什么,暗杀事件的凶手是谁,更为重要。叙利亚政府坚称,是以色列间谍机构“摩萨德”实施了这次暗杀。从各方面分析,这有很大可能性。作为叙利亚的死敌,以色列对叙利亚的军方科学研究忌惮已久。摩萨德素有暗杀的传统,用炸弹暗杀重要目标更是轻车熟路。类似的行动,摩萨德早在1972年就功实施过。

摩萨德标志

当时,摩萨德全球追杀策划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上绑架和杀害以色列运动员恐怖分子头目。目标之一马赫穆德•哈姆沙里,常年定居法国巴黎。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保镖跟随,他在巴黎公寓临街的大门口以及四周的街道上都布设了警卫暗哨。摩萨德决定,用炸弹暗杀哈姆沙里。

1972年12月5日,以色列摩萨德特工假扮管道工,在沿着管道铺设的电话电缆上做了手脚。不多时哈姆沙里的电话开始出毛病,于是他向电信局报修。来的维修人员同样是摩萨德特工假扮,把一枚炸弹偷偷放到了电话机的底部。只要不拿起听筒,炸弹就完全无害,一旦拿起听筒,炸弹还不会起爆,只是解除了保险,还须有无线电信号遥控,才能引爆。

保卫要人的以色列特工

12月8日上午,暗杀时刻来临。两天之前,哈姆沙里曾接到过一个“意大利记者”的采访预约。哈姆沙里公开身份是巴解组织驻巴黎发言人,于是接受了预约。现在,那位“意大利记者”打电话来了。哈姆沙里拿起听筒,对方说明自己是“意大利记者”后,问他是不是哈姆沙里本人。哈姆沙里刚回答了“对,是我”,就听到尖厉的蜂鸣声。炸弹爆炸了,蜂鸣声就是无线电遥控信号。

摩萨德特工们就在附近伪装的电信检修车内,看到整座大楼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哈姆沙里寓所的大玻璃窗震出了纵横交错的裂纹。计划缜密,手段狠辣,暗杀成功

2005年电影《慕尼黑》,重现了上世纪70年代摩萨德对恐怖分子的全球追杀

摩萨德特工对另一名目标侯赛因•阿巴德•希尔的暗杀也是用同样手法,地点是在塞浦路斯的尼科西亚。1974年1月22日,摩萨德特工得到情报,希尔将于次日去塞浦路斯,在奥林匹克饭店预定了房间。当天夜里,摩萨德特工捷足先登来到尼科西亚,抢先住进了奥林匹克饭店。

摩萨德特工给希尔准备的是一种压力炸弹,弹体由弹簧隔开,弹簧中间有螺丝。人体重量压低弹簧,使螺丝碰到接触点,压力炸弹的保险就打开了,然后通过无线电信号引爆炸弹。如果没有信号,炸弹不会爆炸。只有摩萨德特工确信床上躺着的是希尔本人,炸弹才会引爆。

1月24日上午,希尔外出,摩萨德特工等清洁工人打扫房间之后偷偷溜进希尔的房间。摩萨德特工将炸弹固定在床垫下面的金属弹床绷上,并且破坏了卧房内床头罩灯的开关线路。这样,看到卧房的灯熄掉时,就可以断定希尔一定是上床就寝了。

晚上10点,希尔回到奥林匹克饭店。一名摩萨德特工跟着希尔一起上了电梯,确认没有别人和希尔一起进入房间。希尔打开房门,独自走了进去。大约20分钟后,希尔窗内的灯光熄灭了,摩萨德特工小组指挥官担心希尔关灯后还未上床躺下,等了两分钟才发出“动手”的命令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一道火舌卷着玻璃碎片和破砖乱石朝着街面袭来。负责善后工作的摩萨德特工进入饭店,发现饭店里的其他人全都安然无恙。隔壁住着一对从以色列来度蜜月的新婚夫妇,这对夫妇的房间与希尔的房间仅隔一堵薄薄的墙壁。墙的那边,希尔和他的床都已化为灰烬。

这就是摩萨德特工擅长的炸弹暗杀。这一次暗杀叙利亚科学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阿齐兹·阿斯贝尔,很可能是故技重施。(请支持毅品文团队的各种原创文章及实体书,独立专业有种有料)

    阅读下一篇

    强硬! 俄罗斯主动给美国找麻烦,

    近期以来,美俄对抗日益白热化。美国在俄罗斯周边不断加强军事存在,削弱其地区影响力。与之相伴的是,北约加速东扩步伐,把魔爪伸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