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同治年间山东的黄崖山案

时间:2018-11-08 12:13:09        来源:

山东黄崖山位于肥城、长清交界,在同治年间这里曾发生过一起大案,上万无辜群众因此而付出了血的代价。关于这起案件当地的府县志均有所记载,但是角度却不一致,让人们难以捉摸。这起案件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呢?

话说咸丰六年(1856年),有个叫张积(?——1866年)的江苏仪征人为了避乱从江苏来到了济南。张积中字子中,号石琴,后来迁居长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因为各种原因,张积中来到了山东黄崖山,自己建筑了房屋,潜心研学,张积中师承太谷学派,所以在黄崖山创立了黄崖教,广纳弟子,另外开坛讲学。因为张积中排行老七,所以人们都叫他张七先生

黄崖山

未曾想这个和世外桃源般的黄崖山,来的人越来越多,张积中的弟子也越来越多,再加上当时战乱,很多朝廷官员携带妻儿老小,全部来到黄崖山,黄崖山一时间人多势众。越是如此,越多的读书人前来拜师求学,有的则是追求这与世无争、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人多了自然就被朝廷注意,当时的黄崖山引起了官府瞩目,认为人多且杂、还有官员在,朝廷认为张积中有叛乱的嫌疑。

同治四年(1865年)九月,潍县的王小花准备居家迁徙到黄崖山,知县靳昱感到很奇怪,毕竟中国可是安土重迁的,他这举家迁徙必有怪事。于是靳昱就派人将王小花带来询问,得知张积中的事情,便禀报山东巡抚阎敬铭。阎敬铭得知此事感觉非同小可便派人秘密查访,得知“张积中系前任临清州知州全家殉难之张积功胞弟,世袭云骑尉现任山东候补知县张诏陵之本生父,习静居山,以授徒讲书为业。即省中官幕亦有携眷居山者,并无违悖情迹。”因此阎敬铭便未再追究。

到了第二年九月,青州府阎廷佩、益都县何毓福禀报:“拿获匪犯冀宗华、冀兆栋,供出同拜黄崖山张七(即张积中)为师,现山中业已聚集多人,令彼等赴青州一带勾匪,定期九、十月间起事,先取青州、后取济南。”这时候阎敬铭感到必须重视了,便命令山东藩司丁宝桢去将张积中带来对质,结果去了几次张积中闭而不出,甚至和官兵发生了冲突,打死打伤数名兵弁。这下性质可就变了。

丁宝桢

丁宝桢便找到了张积中的儿子张绍陵去劝张积中投案,但是张积中表示:“吾讲学有何罪?若辈乃欲媒孽我耶!贪黩官吏,欲借此以兴大狱,为立功地。我若往,彼辈锻炼周内,何求不得,即幸而事得解,乃公肯以磊磊落落之身,低首下心以乞活耶?汝辈惧,可自往也。”张绍陵跪请之,张积中怒曰:“积中此生决不履公庭必欲积中出者,积中出就死耳!积中亦丈夫也,伏剑而死则可,桎梏而死则不可,积中以身殉学矣,何出为!”

到这个份上只能来硬的了,阎廷佩大兵压境,断了水源。前济南知府吴载勋也是张积中的弟子,便去劝降,可是依然没用。经过一番争斗,黄崖山被攻破,张积中和其他200余人全部在祭祀堂自焚,剩下的几千人全部被斩杀,昔日的黄崖山了血流成河之地。少数被俘人员,亦“形色洒然,笑语如平常”。然而奇怪的是,朝廷在清剿万之后就开始找张积中等人叛乱的证据,毕竟要对百姓有个交代,师出有名。清军烈火中收得黄色帷幕等所谓违禁之物及部分铅块、硝磺,以为罪证,并将张积中遗体从灰烬中拖出,枭首示众。自此黄崖山教案也成了中国近代史上的一大冤案。

黄崖之案究竟是教案还是匪案?

这件事在经过不断研究之后,人们发现,张积中在黄崖山讲学聚众,并非是教案、也并非是匪案,更不是所谓的叛乱。

太谷学派

这是根据当时的社会形态决定的,咸同年间山东的灾荒非常严重,当时山东有很多民间人开始军事化,很多人也随之到了黄崖山避难。

清朝不断找理由,说张积中是师承的太谷学派,有太谷教、大成教等,所以这起黄崖山事件是教案,但是后来负责清剿的阎敬铭承认张积中纯粹的是授徒讲学,并无叛乱的迹象。但是清朝认为,如果不是教案,张积中等200余人为何自焚?肯定是张积中蛊惑学生,导致他们宁愿自杀也不投降清朝。

当然更不会是匪案,但是阎敬铭的奏折中多以“匪”词居多,但是很有可能是为自己找理由,毕竟当时阎敬铭身为山东巡抚,杀戮民众,罪责难逃,所以如果是杀的“匪”自然就不一样了。

祭祀堂遗址

黄崖之案毕竟是发生在灾荒频繁、民变蜂起、朝廷统治和社会伦理失范的年代,朝廷对民间的控制力下降,所以张积中才得以聚众教学,再加上张积中师承太谷学派,正迎合了一些士大夫阶层的欢迎。

政府清剿黄崖山寨,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民间军事化脱离了清朝政府的统治,黄崖山寨等人的悲惨命运也是由当时的社会生态所决定的,毕竟没有哪个统治者能容忍一个地方势力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