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殷商为什么能取代夏朝, 殷商王朝又缘何而亡

时间:2018-11-08 12:14:35        来源:

大禹凭治水之功而得天下,建立夏朝,国祚五百年,同时,辅佐大禹治水的先商之祖——契,也因此得到了自己的方国——商。在长达四五百年的时间里商作为夏朝的方国,在属地里上演着自己的兴衰更替,绝未曾想过,有一天会取彼而代之,然而,时移世易,在夏桀和商汤的时代我国历史上第一次朝代更换就这样发生了。当时距今3600年。

商朝从契到汤时代,经历了十四世的传承,迁了八次国都,可见,殷商先祖们过得并不安稳。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夏后君主在享受天下朝贡的福利时,微弱的先商却在辗转之苦苦追寻未来的富强之路,最后在成汤之时,夏朝和商朝国力发生了质的转变,强弱对象发生转换,江山易主即是必然。在贤相伊尹的辅佐下,成汤率领诸侯败夏师于有娀之墟,又败之于鸣条,活捉夏桀。天下于是皆弃夏而称臣于商,尊成汤为天子,遂开启了又一个五百年的传奇朝代。

纵观殷商主宰天下以来,风霜雨雪五百年,凡十七代,三十一王,期间共经历五次兴盛六次衰落,可谓曲折蜿蜒,不过最终在第六次衰落时,没能等来第六次的兴盛,被默默崛起的西周以商灭夏几乎同样的方式把商朝灭掉了,天道好还,因何得之,便因何失之,引人唏嘘。从整个国史上来讲,周取代商,属于进步力量淘汰落后力量,文化一脉相承,大家都同属一个系统,我们不为可惜,处之亦淡然,不过作为当时的商人来讲,衰落之后遭遇失败,没落便注定了,随同往日的荣光渐渐湮没于繁华的新时代,境况又何其惨然。

其实,殷商的历史过程,就像我们整个中华文明的一个缩影,几千年来,我们在不断地兴盛和衰落中轮回,一直到近代的闭关锁国,我们国家又一次走向了衰落,然而,恰似命运安排一般,西边穿过暗黑中世纪欧洲文明,在经过痛苦的反思之后,抖落满身泥泞,发起了工业革命,超然的发展,迅速的膨胀,世界变得渺小起来,曾经不断接受东方馈赠的西方将彼此力量得以反转,而反转之悬殊,前所未有,在这新世纪的对抗中,我们败下阵来,几至亡国灭种,之前灿烂的文化也变得黯然失色。从整个人类文明来讲,若西方文明取代了东方文明,其也未为不可,历史上消逝的文明已不在个数,但不影响个人类的积极向前。但对于整个民族来说,或者整个接受汉文化影响的东亚人来说,这将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所幸,我们挺过了这次危机不幸的是,我们并不能保证我们能避免下一次的衰落。历次的衰落,我们都能侥幸再次兴盛起来,但是,商人那跌宕的历史告诉我们,机会不会永远存在。读殷商,我们不难发现,兴盛与衰落之缘起。成汤立商,至小甲之时,八世兴盛,到雍己时,诸侯或不来朝,此为第一衰,雍己崩后,他弟弟太戊继位,经过太戊谨慎克己,奉公为俭,于是国家重新变得强大起来,诸侯归之,为复盛。一衰一盛,一代之间。随后的盘庚五迁,武丁梦说等,都大类太戊。阳甲之乱,帝甲之淫,武乙"射天",帝辛(纣王)之酒池肉林无不充斥着奢靡之风自用之气,一个帝王对自己监管的丢失,也就意味着对整个国家的监管丢失,败亡之气显露无遗。而盛衰就在这平日琐碎之间。

物极必反,盛极必衰,这是自然规律,我们似乎无法避免,不过衰而不败,败而不亡,却也是不违背自然规律的,举个显耀的例子,在悠长的历史里,中国处于大分裂时期也有那么几段,但唯独我们对三国时代如此熟悉,如此着迷,是因为小说吗?不是,是因为即使我们分裂了,相对弱小了,但是我们依然自强,一隅西蜀能够制服南蛮,中原曹魏能够屡败北狄,乱而不弱,这是行的通的。至于败而不亡,例子更不胜枚举,大凡成功的人和事,都是在无数失败的经验中强大起来的,自强不息,先败而后胜。如今,全球文化交互日益频繁,各国往来日益密切,但对抗也越趋激烈,中国将回到世界之巅,抗争和压力必不可少,国人强乃国家强,生于忧患,克己持俭乃是强人之本,强国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