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曹雪芹真是厉害,一部红楼写尽了所有的舅舅

时间:2019-02-09 08:13:50        来源:

有个关于正月的习俗,大概尽人皆知,那就是“正月不剃头,剃头死舅舅”,这个风俗是怎么来的呢?据说是以讹传讹传出来的。当时满清坐了天下,朝廷颁布剃发令,要求老百姓剃头,不剔就是“思旧”,表示怀念明朝,没想到后来就误传了“正月不剃头,剃头死舅舅”。

虽然这纯粹就是讹传,正月剃头跟舅舅毫不搭边,但此习俗沿袭了数百年,早已根深蒂固,因此每年的正月,民间很少有剃头的,长辈更是不允许,每个做舅舅的也都深怕自己的外甥剃头,不得不在过年时多给姊妹孩子压岁

说到舅舅,红楼梦里写到了好几位品行各不相同的舅舅,几乎也囊括了尽了我们生活所有的舅舅形象,我们不妨一一来看一下,也许就与你的舅舅有相同的一款。

林黛玉的舅舅:贾赦、贾政

林黛玉进贾府一回,提到了她的两个舅舅,大舅舅贾赦、二舅舅贾政,按照礼节,黛玉要先后去拜见两位舅舅,但不巧的是,两位舅舅都没见,这也引发了后来无数猜想,即黛玉进贾府时,为何两个舅舅都没相见。

大舅舅贾赦,虽然袭着荣国公的爵位,是荣国府长房,但前八十回里,却很少跟黛玉发生关联,除了黛玉初进贾府时的一段交代:

一时人来回话说:“老爷说了:‘连日身上不好,见了姑娘彼此倒伤心,暂且不忍相见。 劝姑娘不要伤心想家,跟着太太和舅母,即同家里一样。姊妹们虽拙,大家一处伴着,亦可以解些烦闷。或有委屈之处,只管说得,不要外道才是。’”黛玉忙站起来,一一听了。

由此可知,虽然贾赦是个好色无耻之徒,整天搂着小老婆喝花酒,但外甥女到了,礼节还是要顾的,该关怀的要关怀,不能丢了身份,失了礼节,而作为外甥女的黛玉,听舅舅的教导也是要站起来的,以示晚辈对长辈的尊敬。

除此以外,还有一次,就是贾赦要讨鸳鸯做妾一回,王熙凤不想掺合此事,但面对婆婆邢夫人的步步紧逼,她只有把平儿支走,在邢夫人询问时,用黛玉做了挡箭牌

丰儿忙上来回道:“林姑娘打发了人下请字请了三四次,他才去了。奶奶一进门我就叫他去的。林姑娘说:‘告诉你奶奶,我烦他有事呢。’”凤姐儿听了方罢,故意的还说:“天天烦他,有些什么事!”邢夫人无计,吃了饭回家,晚间告诉了贾赦。

虽然邢夫人想从平儿处得知鸳鸯的态度等信息,但因为王熙凤用黛玉编了一个谎,邢夫人这个舅母自然不好说什么,而贾赦这个大舅舅更不能说什么,不仅仅因为黛玉是亲外甥女,且此时黛玉已父母双亡,寄居贾府。贾赦但凡有半句埋怨外甥女之言传出去,人人只会说贾赦这个大舅舅不称职,为了一个丫鬟与自己的外甥女结怨等等。

相比贾赦这个大舅舅,作为二舅舅的贾政,明显正派了许多,虽然黛玉进贾府时,他也因为斋戒去了未与黛玉相见,但从后文多处情节可知,他对黛玉这个外甥女,还是非常疼爱的。

宝黛共读西厢一回,宝玉一时失口说了唐突之言“ 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惹得黛玉“ 微腮带怒,薄面含嗔…… 早又把眼睛圈儿红了……”于是说“我告诉舅舅、舅母去。”

虽然贾赦是荣国府长房,是黛玉的大舅舅,但因为她跟着外祖母贾母生活,而贾母是跟着小儿子贾政生活,所以日常生活中,黛玉见二舅舅的次数自然比大舅舅要多。不仅如此,贾政还很欣赏黛玉的诗才。

黛玉和湘云凹晶溪馆联诗一回,黛玉就提到了她为大观园几处景致所拟的字给贾政看后,他一字未改地全都用了。

“……因那年试宝玉,因他拟了几处,也有存的,也有删改的,也有尚未拟的。这是后来我们大家把这没有名色的也都拟出来了,注了出处,写了这房屋的坐落,一并带进去与大姐姐瞧了。他又带出来,命给舅舅瞧过。谁知舅舅倒喜欢起来,又说:‘早知这样,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岂不有趣。’所以凡我拟的,一字不改都用了。”

从贾赦、贾政两位舅舅对待黛玉的态度来看,大舅舅贾赦更疏远一些,而二舅舅贾政显然更关心黛玉,且很欣赏她的诗才。

贾宝玉的舅舅:王子

贾宝玉的舅舅是王子腾,也是宝钗和薛蟠的舅舅,他是王夫人、薛姨妈的亲兄弟,前八十回并没有写到这位舅舅对外甥的直接关怀,只有几处委婉地提到了宝玉和舅舅家的关系。

一处是王子腾夫人寿诞,宝玉和宝钗、三春等人跟着薛姨妈去给舅妈祝寿,后来宝玉喝了不少酒回来,因此发生了贾环推蜡烫宝玉的事故,激发了王夫人和赵姨娘之间的矛盾。

宝玉能在舅舅家喝醉酒,可知他的舅舅舅母对他自然不错,毕竟王子腾是王夫人薛姨妈的亲兄弟,他对宝玉这个外甥、对宝钗这个外甥女都不会差。

一处是宝玉生日时,提到了舅舅王子腾送的生日礼物,“王子腾那边,仍是一套衣服,一双鞋袜,一百寿桃,一百束上用银丝挂面。”从一个“仍是”可知,宝玉每年的生日,舅舅都有生日礼物送到,也从来没有忘记宝玉生日。

薛姨妈一家入京之时,也提到了王子腾,薛姨妈为了有人能管束薛蟠,所以没打算一家三口单房另住,她对薛蟠说“或是在你舅舅家,或是你姨爹家。他两家的房舍极是便宜的,咱们先能着住下……”又说“ 守着舅舅、姨爹住着,未免拘紧了你,不如你各自住着,好任意施为。”

由此可知,这个做舅舅的王子腾,不仅刚升了官,放了外任,对家里的晚辈或姊妹的孩子,应该是恩威并用的,疼爱但不溺爱,对外甥是能够言传身教去管束的,我们现在也常有“外甥怕舅”的说法。

贾探春的舅舅:赵国基

虽然探春眼中的舅舅是刚升了九省检点的王子腾,但她不能否认的是,赵姨娘的亲兄弟赵国基才是她有血缘关系的亲舅舅。不管她承不承认,赵国基都是她的亲舅舅。

因为赵国基是赵姨娘兄弟,从探春理家一回可知,他是奴才身份,虽然是舅舅,但因为外甥女探春是主子,外甥贾环也是主子,所以他这个舅舅不仅在外甥面前不能充长辈,反而是贾环上学他要到处跟着,就像李贵跟着宝玉一样,完全就是个奴才。

敏感自尊的探春自然不会认这样的舅舅为亲舅舅,这也并非探春冷血,完全是古代嫡庶尊卑所决定的,既然她王夫人才是嫡母,自然就就只能是王子腾。

所以,赵国基这个舅舅算是最悲催的舅舅,不仅没有身份,且没出场就死了,按照贾府旧例,因为他是家里的奴才,只能发送二十两烧埋银子。所以探春并没有做错,也正因为赵国基是她的亲舅舅,她才更不能徇私枉法,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呢。

贾芸的舅舅:卜世仁

一般来说,舅舅对外甥都不会太差,毕竟有着很近的血缘关系,但也有些舅舅是非常靠不住的,贾芸的舅舅卜世仁,从其名字就知道,这个舅舅不干人事。

贾芸的父亲死的早,他与母亲二人艰难度日,几次到荣府想讨个差事,因为没钱,且没找对门路,贾芸一直处于人生低谷,后来就去找舅舅赊药材。

按照常理,亲外甥登门要赊欠药材,如果是个好舅舅,根本无需赊欠,直接会包一些上好的给外甥带回去,帮他渡过难关,毕竟这也是他姊妹的孩子,不是外人,所以曹公用“赊”字,脂砚斋批道: 甥舅之谈如此,叹叹!

贾芸能如此说,自然是知道舅舅为人的,他开着香料铺,外甥的求助对他来说,本是举手之劳,而他却见死不救,还找各种理由和借口推托,看上去是为外甥打算,让他“到底立个主见”,但对外甥的求助,他却全程无视,根本就不是人。

卜世仁谐音不是人,贾芸有这样的舅舅,聊胜于无,因为这个舅舅不仅不会帮助他们母子,完全不闻不问,在他这里还会挨一顿数落,甚至都舍不得让外甥在自己这里吃顿饭。

且从贾芸父亲去世,他说的“我父亲没的时候,我年纪又小,不知事。后来听见我母亲说,都还亏舅舅们在我们家出主意,料理的丧事。”这段话也许暗示了,贾芸小的时候,在父亲去世时,他的舅舅没少从中间捞好处。

明知道外甥跟自己的亲姊妹母子二人生活不易,而他开着香料铺却完全没有半点亲情,这样不是人的舅舅,不要也罢。

巧姐的舅舅:王仁

贾芸的舅舅不是人,巧姐的舅舅也不是好人,他是王仁,谐音忘仁。王仁是王熙凤的哥哥,前八十回里出场不多,第十四回里第一场出场时提到“又有胞兄王仁连家眷回南,一面写家信禀叩父母并带往之物。”

也就是说,此前王仁是在京城住着的,既然跟王熙凤是亲兄妹,他自然会常到王熙凤那里走动,对外甥女巧姐自然不会无视,也因此埋下了伏笔。

王仁在四十九回又出现了一次,提到“王仁进京”,虽然笔墨不多,但既然进京,自然是能够见到妹妹王熙凤和外甥女巧姐的。

从其名字谐音来看,他应该就是巧姐的曲词里提到了“狠舅”了,根据前八十回伏笔,巧姐最终被狠舅奸兄算计,这位舅舅因为贪财,在贾府败落后,把自己的亲外甥女与巧姐的奸兄合伙卖了。

能亲手卖掉外甥女,自己亲妹妹的孩子,可以说是简直没人性了,比贾芸的舅舅更甚,更令人憎恶。这样为了银钱就能完全六亲不认,甚至亲手把外甥女推入火坑的舅舅,简直是十恶不赦的禽兽。

除了以上几位舅舅,红楼梦里还提到了贾琏、迎春的舅舅邢大舅,但不是亲舅舅,他是邢夫人的兄弟,从他与贾珍等人夜夜聚赌娈童可知,是个非常无耻之人,不配做一个合格的舅舅。

还有贾瑞的舅舅,他被王熙凤毒设相思局一回,彻夜未归,就拿去舅舅家来骗自己的爷爷奶奶,“往舅舅家去了,天黑了,留我住了一夜。”由此可知,虽然他父母早亡,舅舅一家对他应该还不错,至少会容他住一晚,不是像贾芸的舅舅,连顿饭都不给吃。

综上来看,红楼梦里的舅舅,除了贾政、王子腾等人,还算是个合格的舅舅,对外甥关怀较多,且为人正派,其他如贾赦、卜世仁、王仁、邢大舅等人,都是无耻之徒,对自己的姊妹的孩子尚且如此,对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不得不佩服曹雪芹,一部红楼,不仅写尽了人情世故,世态炎凉,也写尽了所有面目的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