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艺术品里的历史:昭陵六骏与唐朝的养马事业

时间:2018-09-14 21:22:21        来源:

这一对收藏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的石刻马,正是大名鼎鼎的昭陵六骏”的一部分

昭陵六骏指的是伴随太宗南征北战的六匹骏马。为了纪念这些在战场上表现优异的坐骑,唐太宗命宫廷工匠画师阎立德、阎立本兄弟,将六骏制作浮雕,装饰在自己的陵寝前所谓陪伴。

这六匹马的石刻,曾经在唐太宗陵寝昭陵的北祭坛安放。后来历经战乱,其中两个石刻流散海外被宾夕法尼亚大学收藏。其余部分则收藏在陕西西安碑林博物馆中。

昭陵六骏全图

昭陵六骏活跃的时代,也正是东亚骑兵实力战术的巅峰时代。唐朝为何骑兵如此强大?其实从昭陵六骏的石刻中不难找到答案。

从石刻马的生理特点可以看出,昭陵六骏的马种为蒙古马或中亚马。其中三匹粗脖高鼻、筋骨健壮,是典型的蒙古马特征。另外三匹长腿小腹,为典型的中亚马种。事实上唐朝在崛起过程里,获得的战马也多为蒙古马种或中亚马种。

典型的蒙古马种

鲜有人知的是,隋唐养马事业的繁盛,直接得益于继承自北魏王朝的重视畜牧的传统北魏是游牧的鲜卑部落所建立的王朝,畜群的饲养规模相当庞大。据说曾经拥有马匹二百多万,是隋唐骑兵崛起前的一个骑兵高峰。隋朝建立后继续加强马政,并广泛从民间征调马匹参与军事行动。隋炀帝远征高句丽时号称百万大君,其中骑兵就有五十多万。

典型的中亚良马

但隋朝的马政伴随着王朝末期各地战乱而被完全摧毁。在太原起兵的李渊父子,不得不从多种渠道筹措马匹。其中包括通过向突厥称臣获得的2000匹良马和在战场上缴获敌方战马,以及搜罗的隋朝国营马场的残余。这才不同程度的丰富了唐初的战马资源,使唐军拥有强大的骑兵,在对隋末群雄的战斗中夺取最后胜利

天下一统之后,唐太宗曾亲自下令挑选突厥马2000匹与隋朝官营马场的3000匹剩余马匹,放牧陇右。这被看作是唐朝官营马场的起源。

骑兵将领出生的李世民 对马匹非常热衷

当时战马的一个主要来源地是突厥。其来源渠道包括了突厥的主动进贡以及战场缴获。李世民就非常喜欢突厥战马,曾在突厥进贡的百匹良马中挑选十匹,称作“十骥”。昭陵六骏的名字也大多和突厥相关。

如“什伐赤”中的什伐,当翻译为突厥语shad,就是突厥官职中一个叫设的职位。这个职位位列可汗和叶护之下,地位相当尊贵。

特勒骠”里的特勒,是特勤的转写。特勤也是突厥的官职,通常由贵族子弟担任。

“颯露紫”中的飒露,可能是突厥语“ISbasa”的翻译。汉译一般翻译为“沙罗钵”,意思是勇士

突厥是唐朝马匹的主要进口

类似这样的音译转译在六骏的名字里都找得到踪迹。从此可以推断,唐初的良马大多来自于突厥。在进入和平发展时期后,来自国营马场的自产马才逐渐占据主流。到归德年间,陇右马场中的马匹数目多达70万匹。堪称是中国国营养马事业的巅峰时期。

除了官营马场之外,唐代民间也大量养马。市场上马的数量之多,造成了马匹价格的下跌。甚至出现过一匹马只能换一匹素绢的情况。唐军出战前,马场优先供应强壮的战马。等壮马抽调完后,才供应次一等的马匹。所以唐军骑兵在战斗中表现出令人惊叹的冲击力和机动力,其物质基础比很多后来的朝代都不知道要好了多少。

在骑马文化盛行的唐朝 才会有马球游戏

到了开元初年,随着国营马场的积弊加深和对吐蕃战争持续,马匹存栏数就越来越少。为了应对战争需求,唐玄宗颁布了鼓励养马的优惠政策人民养马十匹以上者,皆可免除一定赋役。

于是王侯勋贵争相养马,数量远远超过州县储备的国营战马。各军将领都畜养私人马匹,各军中马匹动辄以万匹计算。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唐军骑兵也提升了自己的战马储备,确保自己在开元和天宝年间的一系列对外战争中取得胜利。

唐朝的骑兵强势 源自丰厚的战马产量

自然,战马的充足只是唐代骑兵兴盛的物质基础。唐朝骑兵的主动攻击精神和将领的指挥得当也是骑兵得以强大的原因。但所有的唐军统帅都深谙“无良马即无胜利”的秘诀。

范阳节度使安禄山之所以有信心反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兼任了内外闲厩都使的职务。这个职务让他得以控制玄宗时代后期重要的养马基地——楼烦马场。而安禄山造反的时候,原本唐朝最大的陇右马场仅剩下马匹三十二万,其中二十多万是不能投入战斗的马驹。唐军在战争前期的一败涂地,也就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