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近代史 > 正文

太平天国悍将悲歌:刘昌林血战赤冈岭,英王损尽四千精锐

时间:2018-09-14 21:18:11        来源:

参加金田起义的老广西将领,授靖东主将,他是英王陈玉麾下第一号战将,所部太平军也是陈玉成部精锐,凭此王牌陈玉成驰骋鄂赣皖苏,所向无敌。

1861年,湘军水陆围攻安庆,本为英王陈玉成大本营的安庆此刻十分危急,并且曾国藩、胡林翼不断地调大军进逼集贤关,安庆之围一时无法解除,陈玉成等太平天国领导层实施围魏救赵之计,安排大军奔袭湘军后方武汉等地,但是计划落空,没能调动安庆城下的湘军。此后陈玉成疲于应对,乱了阵脚,在安庆周围来回奔波,既要筹粮又要征调援兵,一时焦头烂额。

四月,陈玉成决定前往桐城搬救兵,把手的四千精锐留了下来,分守集贤关外的赤冈岭四垒。刘昌林与垂天义朱孔堂、傅天安李仕福、届天豫贾仁富各率一千精锐依次坚守一至四垒。陈玉成这样做的理由是让精锐牢牢控制安庆城外的要塞,阻止湘军继续增援,另外牵制围城湘军和接应陈玉成即将搬来的救兵。

但是陈玉成到桐城会合干王洪仁玕、章王林绍璋等军后在挂车河被清军打败,一时无力再来援救安庆。于是湘军立刻开始猛攻刘昌林等坚守的赤冈岭。湘军先扫清了四垒周边,断了外路,促使赤冈岭孤立,同时派遣湘军第一号猛将鲍超对阵刘昌林等四人,可以说是精锐对精锐,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十五日,鲍超的第一轮猛攻以失败结束,于是他们改变战术,在阵地上修起密密麻麻的几十座炮台,不分昼夜地炮轰太平军四垒,而且重点针对第四垒,因为它只有五座炮,相对最弱。

守到二十七日,第四垒出事了,被轰倒几丈。湘军趁势一阵猛攻,届天豫贾仁富大败,军心浮动,于是清军派出太平军降将程学启前来诱降,通过这位老乡的煽动,该垒中的安徽籍的新兵三百余人率先出降,投降之路一开导致影响极坏,剩下的太平军立刻跟着出降了,包括贾仁富。

更糟糕的是原本还可以坚守第二垒和第三垒太平军也在程学启等降将的煽动下放弃了抵抗,纷纷出降,至此,原来的四垒太平军精锐只有刘昌林的第一垒还在坚守。

当第三垒的傅天安李仕福投降时,刘昌林愤怒地勉励兵将说:「叛徒变妖降敌,穷羞极恥。各弟们!我们要对得起天朝光辉的义旗,头可断,不可降!我们一定要战斗到底」!将士们都表示血战到底。

湘军这时候全力攻打这个孤垒,但是一直攻不破,于是引长濠里的水来淹太平军。二十九日三更,刘昌林只好率领部下突围,他们个个死战,终于杀出一条血路,来到了马踏石这个地方,但倒霉的是溪河突然汛涨,不能过,湘军追杀过来,刘昌林和湘军展开了肉搏,全部战死。

至此,湘军彻底消灭了陈玉成的四千精锐,拿下了赤冈岭的四垒。其中投降的朱孔堂、李仕福、贾仁富等三垒太平军共二千八百多名,在缴了枪械后全部被杀死。只有刘昌林部千余人坚守第一垒,血战湘军而全部阵亡

总的来说,此战是英王陈玉成的一次严重失误,不应把自己的王牌军队摆在赤冈领这样一个四面受敌、孤立无援的绝地上。当时湘军主帅胡林翼得知陈玉成留四垒守赤冈领,就断定:凡孤垒无援,必无守法。刘昌林战死,曾国藩攻占四垒后就疯狂地狰笑说:今而后喜可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