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老兵 > 正文

农家妇女不识字但“敬惜字纸”, 夹了几十年鞋样的书原来是国宝

时间:2019-02-10 23:17:55        来源:

9.18事件后,政府下令文物向南移动,以防没有危险。1933年5月,教育部命令北平图书馆将宋元、永乐大典和明朝史路的古籍向南移动。接到电力后,北平图书馆将很快将包括“永乐大典”在内的珍贵书籍和记录送到上海公共特许仓库储存,并设立国家北平图书馆上海办事处负责管理。“8·13”事件后,随着局势进一步恶化,这些古籍(包括60份永乐大典)被送往美国储存。这些古书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就已运抵美国,由美国国会图书馆保存。1965年,这些珍贵的书籍被转移到台湾,并存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

立后,《永乐大典》的收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1950年,北京图书馆(国家图书馆的前身)成员顾子刚第一次捐赠了3本书。1951年,著名的藏书家周叔弢捐赠了一份他的家人收藏的《永乐大典》。同年,在张元济的倡议下,商务印书馆向北京图书馆展示了东方图书馆收藏的21卷永乐大典。同样在今年7月,苏联列宁格勒大学东方系向中国归还了11份,文化部将它们移交给了北京图书馆。1954年,苏联科学院向中国科学院代表团递交了一份访问苏联的标题为“梦想”的副本。1954年6月,苏联国家列宁图书馆归还了52份永乐大典原件存放在铁路图书馆的永乐大典。此后,1955年12月,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总理格罗提渥将原本存放在莱比锡大学图书馆的三卷《永乐大典》归还中国。1958年4月11日,北京大学图书馆的两名副馆长梁思庄和耿济安将四卷永乐大典交付北京图书馆收藏。1964年,面对国家的经济困难周恩来总理还特别授权国家图书馆从香港藏书家陈清华购买102种珍贵古籍,包括4卷《永乐大典》。

1983年,在山东省叶县农民孙洪林的家中发现了一份《永乐大典》。据说中华书局当时制作了一个“永乐大典”日历。当孙洪林看到它时,他说,“我家里也有这个东西”。起初,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一个笑话。收到这个消息后,北京图书馆希望尝试一下,派专家到孙洪林家,发现这是真的。这本书最初存放在孙洪林姑妈家。这位老妇人看不懂,所以她剪下了书的“顶部和底部”,用来夹鞋子。幸运的是,农民妇女遵循了他们祖先的“尊重和珍惜文字和纸张”的传统,没有用文字损坏零件,从而保持了这本书《永乐大典》的内容不变。后来,孙家通过义县文化中心将这本书捐赠给了北京图书馆。

永乐大典的最新回归也相当引人注目。2007年5月,国家图书馆成立了国家古籍保护中心,随后派出一个专家小组调查古籍的相关情况。11月,程有庆和杨成凯一群去了江苏浙江和上海。同时,故宫博物院的施安昌也研究了这三处石碑上的铭文。

那天下午,施安昌告诉我们,上海的一位老邻居举行了“永乐大典”,想让我们看看程有庆记得那天晚上,移民加拿大的袁女士拿出了两卷《永乐大典》。“第一卷是影印本,每个人心里都有点冷;第二卷根据古籍真伪的鉴定是真实的。这本书仍然包含着明朝的旧书包,但是几位先生不敢相信。”最后,国家图书馆和国家文化遗产管理局组织了傅熹年、张忱石等专家进行了四次评估,证实了《永乐大典》一书的真实性。经过多次曲折,六年后的2013年,《永乐大典》一书成功地从主人手中买下了西藏地图

国家图书馆现在有224册永乐大典,其中62册暂时存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占世界永乐大典的一半以上。另外200卷分散在海外,在日本韩国英国德国、美国、越南爱尔兰其他国家地区的公共和私人藏人手中。虽然我们希望这些国宝能尽快归还,但我们也期待着解开原始下落的谜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