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世界史 > 正文

伯纳德·巴鲁克:人弃我取,人取我予

时间:2018-09-14 21:13:08        来源:

他是一位白手起家的百万富翁,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股票交易商,一位大众瞩目的投资家,一位通晓商业风险的资本家,一位曾经征服了华尔街的最著名、最受人敬慕的人物。20世纪上半叶,这位国人的后裔是美国股市和政坛上叱喀风云的人物:提起烟草大王杜克,不能不提到他;说到古根海姆、 摩根,更不由得想到他。他既钟情股市,又热衷政治,被人们冠以“总统顾问”、“公园长椅政治家”等美名,然而人们更愿意称他为“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

他是伯纳德·巴鲁克,本期“思享”栏目将与大家一起去了解伯纳德巴鲁克其人。

白手起家

巴鲁克是白手起家的功典范,1889年进入华尔街股票经纪行当学徒工,周薪3美元。通过不断努力,被迅速提升为公司的合伙人后,他倾其所有,购得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一个席位,此后的几年里巴鲁克几度濒临破产却东山再起,可是到了1910年,就已经和摩根等一起成为华尔街屈指可数的大亨。

1897年,年轻的巴鲁克创造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奇迹。那年的春天,在华尔街,美国炼糖公司的股票开始暴跌,陷入悲观情绪的人们开始疯狂地抛售。这主要是因为当时参议院正在讨论一项降低外国进口税的提案,同时众议院也正在进行类似的立法程序。参议院的一举一动时刻牵动着股市的涨跌。但巴鲁克坚信参议院通不过这项提案,他认为西方的甜菜种植主们和华尔街一样希望通过关税保护来获得更大的利润。于是,他用300美元为定金,购入了3000美元股票。后来,果如巴鲁克所料,参议院否决了这项提案,美国炼糖公司的股票连续暴涨。仅仅300美元,就让他赚了60000美元。

1898年的美国,整个国家经济状况还算不错。此时,27岁的巴鲁克已经是一名较有知名度的股票经纪人,俗称投资代理人。同年,正在新泽西州朗布兰奇陪妻子家人共度周末的巴鲁克从老板豪斯曼处得知西班牙舰队在圣地亚哥已经被美国海军歼灭,美军已经取得了美西战争的决定性胜利巴鲁克立刻意识到,这一胜利意味着,战争即将结束,美国的金融市场将随之快速反弹,甚至有可能出现强劲势头。第二天是7月4日国庆日,纽约证券交易所按照惯例将停业一天,但是伦敦的证券交易所应该和往常一样正常营业。此时如果在伦敦低价购进股票,然后在纽约高价抛出,间的差额利润将是可观的。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才能在第二天伦敦证券交易所敲钟开盘之前,赶到位于纽约的办公室呢?由于时差,伦敦证券交易所开盘时,纽约才刚凌晨5点钟。因为国庆日前一天已没有到纽约的火车,巴鲁克急中生智租了一列专车连夜向纽约狂奔,最终在天亮时赶回办公室,向伦敦发出了大量吃进股票的电传。第二天,因为相信和平将带来好运,证券交易所的股票开始纷纷上涨,巴鲁克让老板和自己都稳稳地赚了一大笔。

从1897年到1900年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巴鲁克的个人资产上升到了100万美元,而他刚入行时还是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他就赚取了上百万美元的资产,这真是一个奇迹。而与此相关的却是,为获得这些财富,巴鲁克表现出了他兼容并蓄、不拘一格的投资手段如今在华尔街打拼的投资者,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某一领域的高手,或是经纪专家,或是风险投资家,或是场内交易人、投资银行家,而巴鲁克却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将所有这些角色集于一身,成为投资的“多面手”。

商而优则从政

对于自己拥有的巨额财富,巴鲁克的做法是通过政治捐款或其他方式将其中一部分提供给社会,他不希望在公众心目中自己是一个腰缠万贯的富翁。在他心中,他觉得自己首先是一个美国人,其次是一个美国南方人,然后是一个民主党人,最后才是一个人。

事实上,巴鲁克也正是以一位富豪的身份进入美国政界的。巴鲁克最热衷从事公共事业还有积极致力于提高美国在军事工业领域的战备状况。后来威尔逊总统接见巴鲁克时,他向总统阐述了“商人使命”,即如何团结美国工商业界知名人士,共同为战争做准备此后,他就被看成了政府圈内人士。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战时工业局局长。1916年被威尔逊总统任命为国家防护理事会顾问委员。1919 年出席巴黎和会。三十年代对纳粹德国持反对态度。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任罗斯福总统的私人顾问,协助主持战时经济动员工作。巴鲁克作为启统特使到英国等地执行外交使命。战后杜鲁门总统之命任驻联合原子能委员会代表。他提出的一系列经济建议均被罗斯福政府所采纳,成为促进美国经济恢复的重要政策。1946 年提出对原子能实行国际控制的《巴鲁克计划》。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伯纳德·巴鲁克,一生性格多变,他喜欢慷慨解囊,无论在股市还是仕途,他的一生总带有传奇色彩。巴鲁克对待战争问题同他对待政治和经济问题一样,采取折衷主义。罗斯福总统曾说,巴鲁克就是一个“备战狂人”,这句话一点也不夸张,巴鲁克时刻惦记着军备战。有一次陆军助理部长路易斯·约翰逊无意中提到,因缺少300万美元的经费,陆军部无法购置一种急需的火药生产设备。巴鲁克听说后表示他个人愿意出这笔钱,但最终被约翰逊拒绝了。

1946年3月1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与国务卿进行了一番长时间的协商后,作出了一项高级任命。在杜鲁门任命时,巴鲁克已经是76岁高龄的老人了,他还没有从战争的身心疲惫中缓过劲来,健康问题也越来越多。但是他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一职位,并提出“确保原子能只被用于和平目的而不该被用于战争”的理念。他的这一理念引发了国际舆论界的强烈反响,后来,巴鲁克一直没能打破与苏联之间的僵局,还受到了国外的言论攻击。当时的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称,巴鲁克本人就是美帝国主义的实际领导者。

最终,因国际原子能谈判失败,巴鲁克辞去了美国驻联合国原子能委员会代表职务,一周后又宣布退出政界。同年,一尊巴鲁克的半身塑像被赠送给美国国防学院并安放在那里。

群众永远是错的

20世纪20年代后期,正值华尔街股市极度疯狂之时。有一天,曾六次担任美国总统顾问的华尔街传奇人物伯纳德•巴鲁克在大街上停下来等着擦皮鞋,擦皮鞋的小男孩虽然手忙脚乱,却仍饶有兴趣地与周围的人聊股票市场赚钱秘诀。巴鲁克皮鞋擦得锃亮,但一回到办公室就把所有的股票都抛售一空,从而在这场全球股市大崩溃中躲过了灭顶之灾。

这个经典故事在08年的大熊市被反复提及,用以讽刺07年末的癫狂与非理性。“群众永远是错的。”特立独行的巴鲁克如此总结群体的盲目行为,他告诫投资者不要试图买在底部、卖在顶部。巴鲁克主张一个非常简单标准,来鉴别何时算是应该买入的低价和卖出的高位:当人们都为股市欢呼时,你就得果断卖出,别管它还会不会继续涨;当股票便宜到没人想要的时候,你应该敢于买进,不要管它是否还会再下跌。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逆向思维,与巴菲特的“贪婪与恐惧”、邓普顿的“行情在绝望中诞生、希望中毁灭”如出一辙。

巴鲁克这种逆势而上、迎风而战的投资个性绝非一个“勇”字,市场表象绝不能成为投资的风向标。他始终坚持独立思考,去除一切可能导致非理智行为的环境因素,对投资对象的基本面进行深入研判,从而确保实施的投资规划不随波逐流。这种勇于在癫狂中保持清醒的精神力量和临危不乱的理智决策,值得我们借鉴。正如公元前五世司马迁在《货殖列传》中所说“人弃我取,人取我与”。勇于在癫狂中保持清醒的精神力量和临危不乱的理智决策,才是制胜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