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CBD棚户区最后的街边剃头匠

时间:2018-12-06 08:15:49        来源:

北京朝阳区化石营村,是一片形于上世纪50年代的棚户区,虽和北京CBD仅一街之隔,但居住和生活条件却与城市生活反差巨大。很多来京的外来务工者都在这做着小本买卖,街头剃头也成了该棚户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65岁的谢师傅在外摆摊剃头20载,他将自己的命运和棚户区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剃头师傅谢志明1999年从单位退休因为退休前他在单位学过理发,所以退休后,他便继续靠这门手艺赚养家。他最开始剃头的地方是在朝阳门,后来来了化石营村,这一呆就是13年,“在这儿呆踏实了。”

谢师傅每天早上8点出摊,11点之前就会去旁边的小餐馆吃个午饭,“因为午12点左右的时候,餐馆吃饭的人比较多,我一般吃碗面条,要是前面排队等的人太多,我就买几个包子吃。”

76岁的李先生是谢师傅的老顾客了,自从谢师傅来到化石营,他每次都在这儿剪头发,一个月左右就要来剪一次,“哪儿好上哪儿推,他理发不错,能看得上,别人一看这头理得不错,就会问说这头是谁推的。”

谢师傅的顾客以中老年人为主,但也有例外。11月18日,一位年轻妈妈带着三岁零两个月的儿子来剪发,她家住附近,说从儿子一岁左右,能独立坐着开始,就一直在谢师傅这儿剪发,“他老在这儿理发,不哭也不闹。这里剪发比较方便,时间短,小孩不受罪,理发厅确实环境是比较好,但还得洗,人也多,大人和孩子消耗的时间都很长,每次都得一个小时。”

谢师傅所在的路口还有其他剃头的师傅,但他的摊位顾客最多,有不少客人都愿意多等一会儿。有一对中年夫妇是第一次来谢师傅这儿剪头发,“看这儿人挺多的,看着剪得也不错。”这位顾客剪完头发,还焗了下油,共花了14块钱。谢师傅说,以前在外面染发的人比较少,现在这些年染发的人多了,染完之后,顾客回家自己洗干净。

谢师傅说,这些年剪发的价格从最开始的2块钱,涨到了现在的6块钱,“以前三、五年涨一回,现在两、三年就要涨一次,从2块钱涨到3块钱用的时间最长,中间隔了5、6年的时间,从5块钱涨到6块钱间隔的时间最短。”

谢师傅剪一个头用时不到十分钟,他每天有20位左右的顾客,周末人比较多,多的时候有三、四十位顾客,每个月收入在5000元左右。现在,谢师傅也开始微信收款了,“跟着时代走呗。”

谢师傅的工具包跟了他十多年了,“这个包很结实,是尼龙布做的,我舍不得扔。”谢师傅有一个自带电瓶,他说充电十二个小时可以用两天时间,但现在天气变冷了,电瓶充不进去多少电了。

下午4点半,没有顾客的时候,谢师傅就开始慢慢收拾准备收摊,将地上的头发等垃圾都打扫干净,扔到旁边的垃圾堆,把一些不贵重的东西放在他的“秘密库房”,将不方便带走的凳子、椅子用一根绳索锁起来。

谢师傅冬天5点收摊,夏天7点收摊,他说年轻的时候,天黑了以后,还会挂上灯,再干到九点,但现在年纪大了。18号下午5点,谢师傅刚收拾好东西要走,这时又来了一位顾客,谢师傅又赶紧拿出了剪子和板凳,“不能拒绝顾客,这是职业道德。”谢师傅说明年5月份,化石营村就要拆迁了,但他心里割舍不下。

    阅读下一篇

    3名小伙子竟为了1000元将人打骨

    四川绵阳市北川人杨某为了报复同村人张某,花1000元找了江油的3名男子,将张某手臂打骨折,花费医疗费2万余元,3名男子在作案后潜逃。5日